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夏志清:近百年来钱钟书这样的奇才中国没有第二个(2)

发布时间:2017-12-01 11:13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那晚表演,绝少精彩,我致觉得这些艺人可怜,毫无责駡他们的必要。钱钟书是我自己想见的人,情形当然不同。正好校方派我负责招待他,再好也没有。朋友间好多读过他的长篇《围城》的,都想一睹他的风采,建议23日晚上由我出面请他吃晚饭,可能有两桌,饭钱由众人合付。我托校方转达此意後,隔日华府即有负责招待代表团的洋人打电话给我,谓钱氏当晚自己作东,在他的旅馆里请我夫妇吃便饭。我只好答应,不便勉强他吃中国馆子。23日那天,节目排得很紧。晨九时哥大校长在行政大楼会议室(FacultyRoom)请喝咖啡;12时教务长招待代表团在哥大俱乐部吃午餐;四点开始,东亚研究所在国际关系研究院大楼(InternationalAffairsBuilding)设酒会招待。上下午两个空档,各来宾由他的校方招待陪着,上午同同行的教授们交换意见,下午同教授、研究生会谈。代表团里,除钱钟书外,只有费孝通是国际着名的学人。

他当年是调查、研究中国农村实况的社会学家,曾留学英国,也来过美国,在美国学人间朋友最多。9时许,代表团由美国官方巴士送到行政大楼门前。我们从会议室走向大门,他们已步入大楼了。钱钟书的相貌我当然记不清了,但一知道那位穿深灰色毛装的就是他之後,二人就相抱示欢。钱钟书出生於1910年阳历11月21日(根据代表团发的情报),已69岁,比我大了九岁另三个月,但一无老态,加上白发比我少得多,看来比我还年轻。钱钟书人虽一直留在大陆,他的早期着作《围城》、《人?兽?鬼》、《谈艺录》只能在海外流传,在大陆是不准发售的,也早已绝版。他的着作是属於全世界中国人的,在大陆即使今年将有新作发售,他艰深的文言文一般中国大学生就无法看懂。

他身体看来很健,表示他还有好多年的着作生命,这是任何爱护中国文化的人都应该感到庆幸的。咖啡晨会不到二十分钟即散场,事後我同魏玛莎就带钱先生到我的办公室。因为经常在家里工作,该室靠窗两双书桌上一向堆满了书籍报章邮件,一年难得整理一两次。早两天,自己觉得不好意思,化了三个钟点把书桌上那座小山削平,扔掉的杂物装满了五只废纸桶,有好多书商寄来的广告,根本从未拆阅过。办公室中央则放着一只长桌,供高级班上课之用,此外并无一角可以会客的地方。进来後,我同钱只好隔了长桌对坐,玛莎坐在钱的旁边。隔几分钟,华兹生也来了,我即在书架上搬下他的两巨册《史记》译本。不料钱从未见过这部书,真令人感到诧异。

多少年来,钱钟书一直在中国科学院文字研究所工作。该院相当於中央研究院,一分为二(社会科学院、自然科学院)後,钱才调往社会科学院工作。司马迁也一直给认为是拥护农民革命、反抗汉代专制帝权的大史家,连他作品的英译本两大科学院也不购置一部,其他可想而知了。二上午会谈摘要我早同魏、华二人打好关节,反正你们对钱所知极浅,我同他倒有讲不完的话要讲,寒喧一番後,你们就告辞。所以从十点到十

一点三刻,就只有我同钱在室内交谈。十一点三刻,另有中文讲师受“美国之音”之托,另在他室作了几分钟访问。之後,我就带他到俱乐部去吃午饭。下面是上午谈话加以整理後的摘要:我一直以为中国科学院欧美新着买得颇全,钱早已读过我的《现代小说史》了。实情是,此书他去秋到义大利开一次汉学会议时才见到。有一位意籍汉学家同钱初晤,觉得名字很熟,即拍额叫道:“对了,你是夏某人书里的一个专章。”遂即拿书给钱看。钱在会场上不仅见到了《围城》法、俄、捷克三国文字的译者(那些译本是否已出版,待查),也听到了美国有位凯莉JeanneKelly女士正在翻他这部小说。现在英译本茅国权兄加以润饰後,已交印第安那大学出版所,今秋即可问世。返大陆之後,钱钟书打听到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我的《小说史》,才把它细细读了。从现代小说我们二人谈到了古典小说。《红楼梦》是大陆学者从事研究的热门题材,近年来发现有关曹雪芹的材料真多。钱谓这些资料大半是伪造的。他抄两句平仄不调、文义拙劣的诗句为证:曹雪芹如会出这样的诗,就不可能写《红楼梦》了。





上一篇:杨绛102岁,人文社出版文集 07-文化·体育-解放
下一篇:杨绛先生北京病逝:钱钟书离去之后的那些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