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钱钟书读过多少书?仅中文笔记就摘记3000余种书(3)

发布时间:2017-12-21 11:40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钱钟书在“饱蠹楼读书记”第一册上写道:“廿五年 (一九三六年) 二月起,与绛约间日赴大学图书馆读书,各携笔札,露钞雪纂、聊补三箧之无,铁画银钩,虚说千毫之秃,是为引。”

德国汉学家莫芝宜佳:

“万里长桥”既通中西又通西西

莫芝宜佳是 《围城》 德文版译者,她和丈夫莫律祺可以解决钱先生外文笔记中的七种语言问题。在整理外文笔记时,莫芝宜佳用“叹为观止”来形容内心的震撼。“古时候有‘七大奇迹,,像巴比伦的‘空中花园,、埃及的吉萨‘金字塔,,菲迪亚斯在希腊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像…… 《外文笔记》 也是一项前所未有的‘世界奇迹,。它不是把中国与世界分隔开,而是像一座‘万里长桥,,把中国与世界联系在一起。”

在3月24日“钱钟书 《外文笔记》 出版座谈会”前夕,远在德国的她通过商务印书馆编辑转来了专给文汇报的笔答,其中谈到了钱先生的阅读路径,“钱先生研究西方文学从经典出发,也就是最先开拓语言的作品。创造语言的大作家,在英国是乔叟和莎士比亚,在法国是拉伯雷和蒙田,在意大利是但丁和薄伽丘,在西班牙是塞万提斯和洛佩·德·维加,在德国是艾克哈特大师。从这些开端开始,钱先生一直读到当代文学。从文学史和比较两个角度出发,钱先生喜欢与这两方面有关的作品……他重视的是发展过程,独特,巧妙的新现象。他探讨古典主义,浪漫主义,现实主义,现代文学等。此外,他还致力于语言学问题,哲学和心理学等。他偏爱风趣的比喻,妙语,幽默。”

钱钟书不仅“打通”中西,还“打通”西西。莫芝宜佳举了一例:“钱先生把康德作品的德文版和英文版进行比较,钱先生证明,英文版比德文版客观得多。后者为了给康德戴上‘道德模范,的光环,干脆删掉了某些有违背道德之嫌的地方。”

在将钱先生外文笔记与西方世界的各类摘记作品比如蒙田的 《随笔录》、叔本华的 《附录与补遗》、伯顿的 《忧郁的解剖》 进行比较时,莫芝宜佳认为“钱先生更向前迈进了一步”,“在早期笔记本里,摘录,心得和议论混杂在一起。但渐渐地,把摘录内容和自己的想法清楚地分开发展成他的独门绝技。他掌握摘录技巧的能力,其他人难以相比……原本分开的引文构成新的关联,形成天衣无缝、可以通顺阅读的文章。虽然是逐字逐句的引文,经过钱先生的选择和综述概观,成为他自己的新作品。”

1936年冬,钱钟书杨绛夫妇在牛津大学公园的桥上(右图)和桥下。  (资料图片)

做一个“古之学者”

牛津大学的波德林图书馆(Bodleian Library) 是钱先生外文笔记开始的地方。他将这里称作“饱蠹楼”,意为书虫大快朵颐之地。在“饱蠹楼读书记”第一册上,钱先生写道:“廿五年(一九三六年)二月起,与绛约间日赴大学图书馆读书,各携笔札,露钞雪纂、聊补三箧之无,铁画银钩,虚说千毫之秃,是为引。”此后60多年间,不畏昼夜寒暑,勤于抄纂,仅外文笔记就达211册之多,他为自己建起了一座个性十足的图书馆。





上一篇:杨绛就是锺书
下一篇:杨绛晚年自述谈钱钟书:偶然相逢却好像姻缘前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