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杨绛晚年自述谈钱钟书:偶然相逢却好像姻缘前定(2)

发布时间:2017-12-22 15:56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
青年杨绛

7月,高中毕业。暑假期间,考取南京金陵女大及苏州东吴大学。我想考清华大学,清华大学开始招收女生,但此年不到上海招生,只好作罢。上大学是大事,父母师长亲友,都为我选择学校。为了开阔视野,活泼思想,大家认为男女同学胜于女校。秋季始业,我到东吴大学上大一级,寄宿学校共三年,上大学三年时,有一学期走读。

1929年在东吴上大学,秋季升入二年级。

1930年在东吴上大学。好友蒋恩钿已考入清华,劝我转学清华。暑假期内,她陪我到上海交通大学报考转学清华,已领到准考证。我大弟患肺结核病,暑天忽转为急性结核性脑膜炎,是不治之症。我帮助母亲和大姐轮班守夜,大弟病亡,不前不后,正是清华招生考试的第一天凌晨,我恰恰错过考期。秋季升入大学三年级,此年曾走读一学期。

1931年在东吴上学,秋季升入大学四年级。学期将终,大考前,学生罢考闹风潮。

1932年东吴大学因风潮停课。开学在即,我级是毕业班。我与同班学友徐、沈、孙三君(皆男生)及好友周芬(女生)结伴到燕京大学借读。当时南北交通不便,过长江,须由渡船摆渡过江,改乘津浦路火车。路上走了三天。2月28日晚抵北京,有我们旧时东吴学友转燕京的费君来车站,接我们一行五人到燕京大学东门外一饭店吃晚饭,然后踩冰走过未名湖,分别住入男女宿舍,我和周芬住二院。我们五人须经考试方能注册入学。3月2日(日期或小有舛错),考试完毕,我急要到清华看望老友蒋恩钿,学友孙君也要到清华看望表兄,二人同到清华,先找到女生宿舍古月堂,孙君自去寻找表兄。蒋恩钿见了我大喜,问我为何不来清华借读。我告诉她:东吴、燕京同属美国教会,双方已由孙君居中接洽,同意借读。蒋恩钿说,她将代我问借读清华事。孙君会过表兄,由表兄送往古月堂。这位表兄就是钱锺书。他和我在古月堂门口第一次见面。偶然相逢,却好像姻缘前定,我们都很珍重那第一次见面,因为我和他相见之前,从没有和任何人谈过恋爱。钱锺书自回宿舍,我与孙君同回燕京。蒋恩钿立即为我办好借读清华手续。借读清华不需考试,只需有住处。恩钿的好友袁震(后来是吴晗夫人)说,她借口有肺病,可搬入校医院住,将床位让给我。我们一行五人在燕大考试及格,四人注册入燕京,我一人在清华借读,周芬送我搬入清华。周芬和恩钿、袁震等也成了朋友,两校邻近,经常来往。

7月,在清华借读大四级第二学期卒业,领到东吴大学毕业文凭,并得金钥匙奖。

暑假本想留清华补习外语系功课,投考清华研究生院外语系。钱锺书指望我考入清华研究院后,可与他同学一年,他将是本科大四级。但我补习时方知清华本科四年的功课,一个暑假决计补不上,即回苏州寻找职业,由亲戚介绍,在上海工部局华德路小学为小学教师,月薪120元,还有多种福利(人称“金饭碗”)。我自以为教小学当有余暇补习外国文学,欣然到上海就业。“福利”包含医疗。查身体合格后,教师都打预防伤寒针,共打三针,我打完第三针,大发风疹(荨麻疹)。我当了小学教师方知自己外行(我是走后门当上的),教小学是专门之学。同事俞、徐二女士是沪江大学教育系高才生,我认真向她们学习,天天又病又忙。10月10日放假我回苏州,父母见我风疹发的浑身满脸,就命我将“金饭碗”让给有资格且需要饭碗的一位亲戚,留我在家养病。这种病不算病,但很顽强,很困扰人。钱锺书不赞成我放弃清华,我无暇申辩,就不理他。他以为我从此不理他了,大伤心,做了许多伤心的诗。但是他不久来信,我们就讲和了。寒假期间,他特到苏州来看我。我介绍他见了我父亲。

1933年在锺书指点下,我补习外文系功课。锺书来信说, 此届研究生考试,需考三门外语。我自习法语已多年,得此消息,忙又自习德语, 自习三个月, 勉强能读《茵梦湖》。暑期,应清华研究生院考试。考试地点在上海交通大学。学校于考试日公布,只需考两门外国语;第三门外语免试。我临时抱佛脚学了德文,白费功夫,还荒疏了法文。但应考还是被录取了。





上一篇:钱钟书读过多少书?仅中文笔记就摘记3000余种书
下一篇:钱钟书是什么“士”── 学士、硕士、副博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