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杨绛晚年自述谈钱钟书:偶然相逢却好像姻缘前定(3)

发布时间:2017-12-22 15:56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我与钱钟书在苏州一饭馆内由男女两家合办订婚礼。我随后就到北京清华大学研究院上学,住静斋(女生宿舍)。钱锺书已毕业。他蓄意投考英庚款留英奖学金;因应试者必须有教课两年的经历,所以他急要教书,取得应试资格。他应上海光华大学之聘为英语讲师(共两年),月薪90元,每年以十个月计算。

1934年得清华优秀生奖,每月奖学金20元,学期开始之月为30元,因需交学费10元。

当时女生饭堂包饭每月7元,我每月饭费仅5元。

春假,钱钟书到北京,住清华学堂大楼(即一院),我陪他游览各处名胜。

我请温德( Robert Winter)先生为导师。父亲小中风。

新婚的钱锺书(左)和杨绛搭乘邮轮赴英留学。

1935年 钱锺书考取英庚款留英奖金。我办好自费留学手续。7月13日,我在苏州庙堂巷我家大厅上与钱锺书举行婚礼。我父亲主婚,张一各(仲仁)先生证婚,有伴娘伴郎、提花蓝女孩、提婚纱男孩。钱锺书由他父亲、弟弟(锺英)、妹妹(锺霞)陪同来我家。有乐队奏“结婚进行曲”,有赞礼,新人行三鞠躬礼,交换戒指,结婚证书上由伴郎伴娘代盖印章。礼毕,我家请照相馆摄影师为新人摄影;新人等立大厅前廊下,摄影师立烈日中,因光线不合适,照相上每个人都像刚被拿获的犯人。照相毕,摆上喜酒,来宾入席,新娘换装,吃喜酒。客散后,新娘又换装,带了出国的行李,由钱家人接到无锡七尺场钱家。新人到钱家,进门放双响爆仗、百子爆仗。新娘又换装,与锺书向他父母行叩头礼,向已去世多年的嗣父母行叩头礼(以一盆千年芸、一盆葱为代表,置二椅上)。叔父婶母等辞磕头,行鞠躬礼,拜家祠(磕头),拜灶神(磕头),吃“团圆昼饭”。晚又请客吃喜酒,唐文治老先生、唐庆贻先生父子席间唱昆曲《长生殿》(定情)助兴。新人都折腾得病了。锺书发烧,病愈即往南京受出国前培训。我数日后即回娘家小住。我累病了,生外疹,又回无锡请无锡名医邓星伯看病。病未愈,即整理行装到上海。我住三姐家,不记锺书住何处。出国前,二人有好多应酬。

8月13日乘P&O公司邮轮出国。我由三姐送行,锺书有温源宁师、邵洵美先生送行,他们都坐小船直送上轮船。我的留学护照上是杨季康小姐,所以和锺书同船不同舱。同船有许多同届留英学生。

在香港遇飓风。过新加坡,英官方招待留英学生参观停在海上的飞机。我登上海陆两栖飞机。过锡兰(今斯里兰卡),参观蛇庙及一小乘教神庙。由苏伊士运河过红海入大西洋,天气即凉爽。船上有人死亡,第一次参与海葬。三星期后,在英国上岸,先在伦敦小住观光,即到牛津上学。

留洋期间的钱锺书和杨绛

1936年 暑假到巴黎小住,住我同班学友盛澄华旧寓所。我和钱锺书同到瑞士出席 第一届“世界青年大会”,会址在联合国大会堂。钱锺书是国民党政府特派三代表之一,我莫名其妙地当了共产党方面的代表,派我的人名王海经,同行有好几位共方代表,买车票等等都有照顾。秋季,与钱锺书同在巴黎大学注册入学(由盛澄华君代办)。我二人回牛津的寓所,继续在牛津读书。那时我们打算在巴黎大学读博士学位,需有二年学历,所以及早注册入学。

1937年 5月19日,女儿钱瑗出生。女儿出生第一百天,一家三口到法国,住巴黎近郊。我母亲在逃避日寇时在乡间患恶疟疾,11月17日去世。

一家三口合影

1938年 秋,一家三口乘法国邮轮Athos II回国。锺书在香港上岸赴昆明,我与女儿到上海上岸。父亲特从三姐家搬出另租屋,俾我能同住。我暂住拉斐德路钱家。后依父亲住霞飞路来德坊。母校苏州振华女中筹建上海分校,校长王季玉先生命我帮她办事。同时,我应李姓富商之请,为其女补习高中全部功课,从高中一年级补习至高中三年级毕业。

1939年 7月3日,锺书由昆明回沪度暑假。住霞飞路来德坊我父亲寓所。10月初旬,他奉父命赴湖南蓝田师院为英文系主任。苏州振华女校(沪校)正式成立,秋季开学。我任校长兼高三级英语教师。仍兼任李家补习教师。





上一篇:钱钟书读过多少书?仅中文笔记就摘记3000余种书
下一篇:钱钟书是什么“士”── 学士、硕士、副博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