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杨绛晚年自述谈钱钟书:偶然相逢却好像姻缘前定(4)

发布时间:2017-12-22 15:56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1940年 秋杪,小弟保叔在维也纳医科大学毕业回国。秋冬之交,我父亲携子女回苏州安葬我母亲于灵岩山绣谷公墓。锺书暑假回沪,路途不通又退回蓝田。我仍依父亲居来德坊。

1941年 夏,锺书回上海,住拉斐德路钱家,我和女儿亦搬回拉斐德路钱家。7月,李家小姐高中毕业,我不复当家庭教师。振华(沪校)珍珠港事变后停办。

1942年 我任工部局半日小学代课教员,业余写剧本。

1943年 5月,《称心如意》上演。我始用笔名杨绛。“绛”是“季康”二字的切音。秋,日本人接管小学,我辞去半日小学职。

1944年 《弄假成真》上演,《称心如意》出版。

父亲随我姐妹等观看《弄假成真》演出,闻全场哄笑,问我曰:“全是你编的?”我答:“全是。”父亲笑曰:“憨哉。” 谣传美军将在上海地毯式轰炸,父亲年底回苏州寓所。钱锺书动笔写《围城》,共写两年。1946年完毕,序文作于1946年底,1947年出版。锺书写《围城》期间,我辞去女佣,兼任“灶下婢”。

1945年 1月,《弄假成真》出版。3月27 日,父亲在苏州寓所脑溢血去世。我夫妇到苏州与我姐姐弟弟等于3月30日安葬父亲于苏州灵岩山绣谷公墓母亲墓旁。4月1日回上海。《游戏人间》上演,姚克导演,“苦干剧团”演出。《风絮》由“苦干剧团”登出预告,将由名演员丹尼女士任主角。4月底或5月初,日本宪兵司令部不知杨绛何人,来我家搜查。我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受讯。

抗日战争胜利,夜闻消息,举家乐极不眠。我思念父亲。

1946年 秋季,我在震旦女子文理学院任外文系教授。

1947年《风絮》出版。钱锺书《围城》出版。钱瑗患指骨节结核,休养十个月后病愈。

1948年 翻译《1939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》,9月出版,约翰·黑瓦德著,《英国文化丛书》十二种之一,朱经农作总序,商务印书馆出版。

3月18日,钱锺书随代表团到台湾。

7月,锺书祖父百岁冥寿,我和锺书携女儿回无锡老家,与家人欢聚。

1949年 叔父命锺书弟媳携子女三人来上海,住拉斐德路。适傅雷夫人之友有空房,在蒲石路蒲园,锺书与我及女儿钱瑗即迁居蒲石路蒲园。

解放战争胜利。我夫妇得清华大学聘书,8月24日,一家三口动身赴北京,26日中午抵京,暂住清华工字厅藤影荷声之馆。我为兼任教授,教大三级英国小说。

1950年 住清华新林院。4月,我从英译本转译的西班牙名著《小癞子》(Lazarillo de Tormes)出版。8月,钱锺书调中宣部英译毛选委员会翻译毛选,至1954年12月回所;在此期间每周末回原单位工作。

1951年 三反(反贪污、反浪费、反官僚主义)运动开始。年底转为针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重要运动,又名“脱裤子、割尾巴”或“洗澡”。钱锺书请假回清华“洗澡”。女儿钱瑗考入女十二中(旧称贝满)高中一年级,寄宿学校。

1952年 “洗澡”结束,全国“院系调整”,我夫妇调入文学研究所外文组。文研所编制属新北大,工作由中宣部直接领导。10月16日,举家迁入新北大新建宿舍中关园26号。

1953年 2月22日,文学研究所在旧燕大“临湖轩”开成立大会,郑振铎为正所长,何其芳为副所长,力扬为党支书。贵宾有周扬、矛盾、曾照伦及新北大杨业治等教授及图书馆主任梁思庄。

1954年 我译毕法国作家勒萨日(Le Sage)《吉尔·布拉斯》(Gil Blas),在《世界文学》分期刊出。

1955年 肃反运动、反胡风运动、批判俞平伯“色空思想”等运动。女儿钱瑗考入北京师范大学。俞平伯、钱锺书提升为一级研究员。

1956年 《吉尔·布拉斯》经大修大改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第一版。大约这一年或次年,曾翻译亚理斯多德《诗学》,根据英译《勒勃经典丛书本》并参照其他版本翻译,锺书与我一同推敲译定重要名称。我将此稿提供罗念生先生参考。罗念生译亚理斯多德《诗学》序文中有“杨季康提出宝贵意见”一语。此稿遗失。

1957年 《论菲尔丁(H.Fielding)关于小说的理论与实践》研究论文在《文学评论》第二期发表。6月14日开始反右运动。不记是1956年或1957年因《吉尔·布拉斯》受好评,“外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” 编委会委我另一项翻译任务:重译《堂吉诃德》。

1958年 双反运动。“拔白旗”运动。所内白旗共四面:一、郑振铎的文章,二、钱锺书《宋诗选注》,三、李健吾的文章,四、杨绛《论菲尔丁》文。

春,随潘梓年为首的队伍到昌黎“走马看花”。全国大跃进,参观各大跃进地区。

10月至12月底,下乡(太和庄)学习“社会主义好”。老知识分子改造思想。

冬,回所。我开始自习西班牙文。





上一篇:钱钟书读过多少书?仅中文笔记就摘记3000余种书
下一篇:钱钟书是什么“士”── 学士、硕士、副博士